某人_今天也在缺saber呢

脑洞奇葩,博爱无洁癖。
近期在肝fgo。
fate厨加上闪厨,目前爬墙底特律,康纳真可爱,我爱他

求号,拿到就删

求个有明湖的号,安卓服,其他的随意,价格私信或评论,占tag抱歉

50fo点梗

前两天刚刚50fo,粉我的还有好些个太太,如果各位不嫌弃欢迎点梗,底特律或者是fate都可以,时间截止到下周天。爱你们❤❤❤😘

Betrayer(DBH警探组同人)

        大致讲讲,可能会有令人不适的描写请注意,不喜可点叉。
        脑洞来源于 @Icey 太太,添加部分私设请见谅,并没有玩过游戏只看了视频,有BUG务必指出,非常感谢。
        极度ooc请注意,毕竟我的游戏过两天才能到。
        还请各位看的开心。
        以上。

——————————————————————————————

        人类会如何处置一名背叛者?
        他们也许会辱骂他,会对他实行攻击,或者是将他放逐不再出现,亦或者是直接将他杀死。
        仿生人是人类的造物,而他们全部的言行举止都来自于人类,以人类为蓝本而编写出来的。
        所以他们会和人类做出同样的事情。
        Connor直到被旁边的仿生人摁倒在雪地上的同时他才意识到,应该这样说,他的处理器才反应过来刚刚他做了什么。他刚才掏出了手枪,对准了站在他斜前方的Marcus正准备扣动扳机。可是Connor迟疑了,他的软体发生了不稳定现象,于是就给了另一边的Noth机会。
        他额角的LED灯闪烁着黄光,系统也开始响起生物组件损坏的警报。Connor从高台上摔了下去,被更多的仿生人压制住,夺走了他手中的手枪。
        在此之前Connor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成为异变仿生人这个事实的,而现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面对这些同类,他竟然感到只有人类才会有的感觉——恐惧。
        “对不起……我……”他试着辩解,可是音频组件的损坏让他无法完整清晰地说出一句话来。Noth显然被他的行为激怒了,尽管Connor并不知道是自己的哪句话使对方感到愤怒。他被掐住脖子,那上面的皮肤涂层不受控制地分解露出白色的塑料外壳。“你这个叛徒!”女性仿生人狠狠地照着他的脸锤了他几拳,蓝色的液体缓缓地从Connor的口鼻中流出来,就当Noth扯开他的衬衣想要将能量源取出的时候,Marcus阻止了她。
        “让他走。”Noth愤恨地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Connor撑着地面站起来,看向突然介入进来的Marcus。“走吧,我们不欢迎你。”
他这么说着转过身,Connor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被Noth猛的一推,将他从Marcus身边推开。
       人类不会容忍叛徒的存在。 
       所以仿生人也不会。
        Connor被推了一个趔趄差点又摔进雪地里,待到跌跌撞撞地站稳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模拟生命公司他不可能再回去,警局也没希望了,他成为了一个被抛弃的仿生人,尽管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他的光学处理组件和音频处理组件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感官组件也出现了异常,Connor无法做到控制它。他的衬衣领子被揉得皱成一团,领带也不见了。
        他就像是丧家犬一样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道上。
        Hank有几个月没见过他的那位仿生人搭档了,从那天今天的底特律依旧是个阴沉沉的天气,飘着小雨,他一如既往地在他常待的汉堡店解决他的午餐。在等待的时候Hank突然想起了Connor第一次来这里找他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莫名其妙地会想到那个塑料混蛋,明明那家伙总是在以各种正当理由限制他。
        可是Hank似乎又没有像他自己想象中那样厌恶Connor,相反的他却认为Connor应该是一个活着的人,而不是一个只会听从命令的人类的附属品。如果他的孩子还活着的话,大概应该和那个混蛋差不多年纪……
        等等Hank,你在想什么!老警探使劲晃了晃脑袋把这种奇妙的情绪从脑子里甩出去,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他的午餐上。原本美味的汉堡现在变得索然无味,Hank锤了一下小桌子发出一声咒骂。“他妈的……”他囫囵吞下剩下的半个汉堡,拉开车门开着车离开了。
        晚上Hank从酒吧醉醺醺地出来正准备回家,走在路上他感觉到有个小东西滚到了他的脚边碰到他的鞋子。弯下腰将那玩意儿捡起来的同时,他的酒就醒了一半。那个冒着蓝光的玩意儿是仿生人的能量源。
        “Oh jesus……”Hank想起那次那个小混蛋被一个异常仿生人给拔掉了能量源的那副惨像,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他四下看了看,发现离他几步路的巷子里跑出一个人影。
        Connor的一只手臂被拷在了水管上,腹部的能量源被强行抠了出来。他的系统快要关闭了,与此同时的,他感到了“寒冷”。正确的来说,仿生人是不会有“感觉”的,但是Connor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生命正在流失的寒意。他的制服被那些反对仿生人的人类认了出来,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
        视觉受限,接收器内的图像正在变成灰暗的像素点,音频讯号也出现了滋滋声。他快要死了,这次不会有谁来帮他把能量源安回肚子里。Connor额角LED灯的光芒正在一点点减弱,尽管它还在疯狂闪动着红光。
        Hank找到小巷子里面的时候酒已经完全醒了。“Connor!嘿,Connor醒醒!”他将能量源重新给仿生人安装回去,伸出手拍了拍仿生人的脸颊。那双眼睛眨了眨,睁了开来望向Hank。“Hank?”无机质的眼里保留着初见时的平静与无辜神色,老警探偏头骂了一句后掏出配枪把手铐打断。
        Connor站起身来向他致谢:“谢谢您救了我,Hank,但是……”他自知不可能再回到警局,于是转身就想走。“你这个小混蛋,给我添了那么多麻烦什么都不做就想跑?我告诉你,No way!”老警探一把抓住仿生人的手腕往回走。
        “Hank,我已经不能……”“谁管他妈的,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跟我回去,然后收拾你闹出来的一堆烂摊子。”Connor额角的LED灯由黄转蓝,他的嘴角上扬:“Got it。”
        老警探听到这句熟悉的回应,停下脚步,回身给了他一个拥抱。Connor的手臂在空中僵了一小会儿,然后缓慢地搭上老警探的肩背。
        “你从来就不是个叛徒,Connor。”
        “Thanks,Hank。”

STAR影法师:

预售刚结束书还没印出来就发现有盗印店家上架了盗版预定……


除了在minionzoo以外的淘宝店出售的都是盗版,我在这里也只能呼吁大家不要购买了


现在已经开始在印了,到时候会有现货,数量真的不够的话我可以二刷


啊啊……发自内心的理解猫鱼当初被盗版太多终止出本的心情……

考试无聊摸个鱼,画板上的巴巴托斯,有BUG就不要在意啦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

        cp萨莫萨,其实莫扎特根本没出场,
        没错我还是很没出息地回坑了,
        算是复健吧(根本没有健能复),
        渣文笔ooc还文不对题,
        污染tag,
        如果能接受就往下看吧。

        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星星的。
        在寒冷的俄罗斯,被风雪覆盖的大地,连活下去的机会都难得存在,还有谁会有那个闲工夫仰望星空呢?
        avenger讨厌这种天气。
        他是从者,并不畏惧寒冷,而生物活着所需要的一切条件对他来说也是无用的废料,他依靠魔力活着,这个世界本身就在为他提供生存之道。
        但是尽管如此,他依旧厌恶这个世界。
        这里没有音乐,没有他赖以生存的精神食粮,甚至在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的天空里,连一颗星辰都没有。
        啊啊,在这种世界上,星星应该都死去了,陨落了,连同着光芒一起消散了。
        他加入了少年御主一方,作为泛人类史的从者,他在那时候和那孩子立下了约定。“如果见到了莫扎特,请务必让我杀了他。”于是契约就这么成立了。
        avenger跟着少年御主一同去往了莫斯科。
        少年御主一行人要去打败沙皇,而不得不选择和他的敌人联手。然后,avenger在沙皇的宫殿里见到了那个罪魁祸首。
        让星星再次陨落的——凶手。
        “阿马德乌斯!阿马德乌斯!你看,我有没有到达你的程度!”
        不对,这不对。
        拥有着红黑色巨大外装的从者伏在钢琴边,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愤怒的嘶吼。
        “我做不到……我不可能像你那样……”
        那当然了,那个人可是天才,不,是被神明眷顾着,爱着的神才啊。
       【你不必想着超越我,毕竟我是天才嘛,你演奏你现在的所想就好了。】
        他的愤怒,他的不甘,他的痛苦与无奈,化作暴风席卷过钢琴的琴键。
        黑白飞舞着,怪物巨大的爪尖敲击着琴键奏出连神明都要为之震撼的震怒之声。
        少年御主做到了。
        他讨伐了沙皇,打倒了他的敌人,同时也给这世界带来了灭亡。
        现在他要离开了。
        avenger独自站在废墟之上,抬头看着那个雅嘎所希冀的,湛蓝的,久违的天空,没来由地想到了夜空中的群星。
        他从宫殿搬来了钢琴,在青空之下,演奏着小夜曲。
        那是曾经的,他的友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愿望。
        他再次见证了星辰的消亡,一如数百年前。
        夜幕降临,天空中出现了数以万计的闪烁的星光。他不知疲倦地弹奏着,在这世界的尽头,在他这一次短暂的生命即将结束之际——
        他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星光。
        在多少个没有星星的夜里,他独自憎恨着,诅咒着什么。
        而在星空之下,他依旧仰望着星空。
        就像曾经的他仰望着那位星辰。
      
       

告别(最后一篇文,含泪挥别fgo)

     就很难过,非常难过,首先是看到学妹和妹抖龙撕逼很难过,再看到运营苦口婆心向玩家致歉还是有那么多人在喷运营,我觉得很难过。是的,政策无法动摇,所以我很难过,我难过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的未来,更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 六章延期,立绘改动,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知道这个游戏会被改成什么样子。我承认我是月厨,我爱这个游戏,所以我不想看到它最后玩家越来越少不得不落得一个关服的局面。
     我很舍不得我的从者们,我的齐格飞,我的迦尔纳,我的埃尔梅罗二世,我的贞德,我的库丘林们还有很多很多,我真的很不想离开他们,毕竟我第一次认识他们就是因为fate。有人说世界历史毁于fate,但是我感谢fate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之多的美丽的神话与传说,还有如此之多的英雄人物。我珍惜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还有这个游戏之中每个英灵的形象。他们被fate赋予了鲜明的个性,再度从繁杂的文字之中活了过来。
     所以,遇见fate,我不后悔。所以,我要离开,我也不后悔。
     Farewell,thanks very much. —————————————————————
     这是藤丸立香最后一次站在走廊的落地窗边看迦勒底外面的雪景。

    “前辈,你真的……已经决定……”玛修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音调有些悲伤。“玛修,我不是你的前辈哦,我只是不知从哪里漂泊而来的一个无名之人罢了。”我转过头微笑。“不,前辈就是前辈,那么温柔的,那么强大的……”玛修低下头,已经泣不成声。     
     “别哭,玛修,你这样我怎么能够放心地离开呢?”我轻轻拭去浅紫色发女孩脸上的泪水,语气温和,就像哄一个伤心的孩子一样。“那能不能不要走……”
她抬起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我,我的嘴角僵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玛修是个懂事的女孩,她会理解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道理。但是,还是会伤心的啊。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玛修,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你有很多粉丝,那些人和我一样都非常喜欢你。”任由女孩伏在自己的胸口,滚烫的眼泪浸透了衣物将热量传递到皮肤上,那种温度几乎将我烫伤。我是愧对他们的。我知道。   
    “前辈,你走之后,迦勒底会好好地把你召唤出的英灵的灵基保管好,你不用担心他们。”在去向灵子转移室的路上玛修这么和我解释。“嗯,那我就放心了,迦勒底的电力可以供应他们所需的魔力吧?”“没问题的!”“那就好,哦对了,还千万不要让迦尔纳和阿周那两兄弟单独待在一起,他们会打起来的。”我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master,你要切断和我阿周那的契约吗?难道是我的侍奉令你不满意吗?”兄弟俩里的弟弟阿周那首先开口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语气此刻都染上了一层慌张,质问也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不是的阿周那,我对你很满意。”我摆着手表示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要切断契约?”“这个嘛……”正当我为难之际,兄弟俩中的哥哥迦尔纳出声替我找了个台阶下。“阿周那,你未免太过心急了,御主这么做一定有他是原因,暂且先听御主解释一下吧。”
     我向迦尔纳抛去一个感谢的眼神,把自己要离开的理由大致解释了一番,阿周那虽说并不满意但是还是默许了我的任性行为。“只要契约还在这里,有一天我就一定会回来,我说到做到。”这个答复似乎算是说得过去,他们也放弃了和我继续争辩的意思,决定跟到灵子转移室去送我一程。
     途经saber区域的时候遇到了屠龙的勇士齐格飞,他显然也是对我突然要离开这件事感到不解。 “对不起master,果然还是我太弱了……”“不是不是!齐格飞你不要再道歉了!”“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我要用令咒啦!”一见到我他就开始不停地道歉,我差点拿令咒才止住这种自我嫌弃的行为。“那……为什么?”
我叹口气,英灵都是这么喜欢刨根问底的吗,一个两个的。
     玛修解释了之后我们的队伍又多了一个人,然后在大厅里遇到了正在聊天的库丘林x3。“哟,master,这么早吗?”“嗯,对啊,你们看见孔明老师了吗,看见就和他说一声他放假了。”我不想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于是没有把真相告诉给不知情的这三人。“master,你有事瞒着我们吧。”说话的是caster阶的库丘林。“啊,暴露了吗……”我也只能笑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是吗,难得遇到这么对老子胃口的御主,算了,所谓御主运就是这样的嘛。”lancer阶的库丘林很大度,但是也提议说送送我。“master……”年轻的那个库丘林露出一点有些难过的神色。“对不起……”我只能用贫瘠的歉意来回报他们为我做的一切。
     灵子转移室里站了不少英灵,有卡米拉,有伊丽莎白,有杰克还有贞德,大家都在这里。“…… 我要暂时……离开大家一段时间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起来,泪水不一会儿就打湿了满脸,我极力压抑着自己的不舍,“非常抱歉,擅自将你们召唤出来又擅自将你们抛下,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不得不要离开了……”    
     我踏上机器,面向这些英雄们,只有现在,我才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是有多么的渺小无力。但是他们愿意认可我,愿意承认我是他们的御主。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
     我是多么幸运,能够遇见你们。
    “大家,再见了。”

     藤丸立香微笑着,身影消失在灵子转移机中。
     不,最终离开的,只有我而已。

-fin-

如果,如果这不是真的的话(占tag抱歉)

emmmm相信官博的新消息大家已经知道了吧,某人在这里想说的是,政策固然重要,但是,既然想要为了玩家着想那为什么不把政策制定的更加完善而是不断地去打击玩家的积极性呢,就拿最近很火的事情来举举例子,4s抄袭,国家有关版权的法律太过模糊,打击原创积极性,这里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自身的创造力,那还谈何发展。关于国服更改立绘这个是无法避免的,我们没办法做出实际举动只能逆来顺受。我觉得,在这个暑假,我开始对有些东西感到失望了。
鬼岛还有几天结束,我会在8月22号的时候退坑,同时封笔,虽说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但是看到现在的所谓B萌撕得热火朝天也对这个二次大圈没了好感,明天投完医生的一票就把B站删除,lof也会删除,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
感谢那些喜欢我写的文章的小可爱们,感谢那些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可爱们,我爱你们,谢谢你们在短短的时间内给了我支持和动力。
有缘再见吧。

咸鱼鬼岛伤害点数终于毕业!红豆不够蓝豆来凑,罗宾这回好好加了一次班……emmm不愧为弓阶单体核弹啊,还有小太阳和孔明(虽说孔老师一直都在加班啦,小太阳也是),当然也要谢谢大佬的四宝310黑贞的大腿……我觉得我是最晚伤害毕业的一个……怀疑材料搬不搬得空……我再肝两把,再肝两把(吐魂)

红圈有的,绿圈二宝,蓝圈想要的……emmmm我不算很贪心吧……跟个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