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

脑洞奇葩,博爱无洁癖。
fate厨,近期在肝ccc。
渣渣渣渣渣。文笔奇差,请勿抱太多期待。

难道……

我突然想起我除了黑狗没抽到其他几只狗都是满宝……
难道……这玄学加成不出黑狗出梅芙???哇——那岂不是美滋滋???不管,我就要黑狗,我就算拽也要拽着黑狗的尾巴把他从池子里面拽出来,梅芙啥的爱来不来,反正来了我也不养,等到到时候换金方块,rider阶五星只要船长或者拉二就够了。就是这么任性,哼😒

已然是个废master了

能不能给我点双晶啊,我的小太阳就差双晶其他的材料都溢出了啊啊啊啊!灵基再临二段以后的材料全不差就差双晶我可去他妈!还有娜娜的蛇眼!求掉双晶和蛇眼啊啊啊啊啊!

咸鱼master的日常5

     最近要停更一段时间,不过会写存稿……
     各位请见谅。
     主要是因为期中考炸了要沉迷一段时间的学习。
     感谢那些喜欢过某人文章的小可爱们。
     七月就会回来了。
     以上。
——————————分割线——————————
     虽说立香的迦勒底里没有什么非常强力的从者,但是相对来说要比其他的迦勒底和平很多。
     蓝色的lancer由于少了那个他可以整天赖在身边引战的archer也总觉得有些无所事事。
     立香还是会带着几个老资格的从者去修复特异点,直到最近的一个新的特异点出现。
     万圣节狂欢夜。
     他突然就被一只长着龙角和龙尾巴的女性拉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回来之后才发现是新的特异点。
     像是中场休息一样,还算是很简单的。
     没花几天就已经把整个特异点回复完全的立香开始打起了搬空材料的准备了。
     但是这次遇上的敌人有点不太对劲。
    “那个……是齐格飞吧。”
    “嗯,是吧。”
     墨绿色的龙角,龙翼和龙尾,赫然就是一副半龙的模样。
     立香眼睛里面的小星星都快掉出来了。
    “我一定要把你满破!”
     特异点结束之后他拉住银发saber的手这么说着。
    “那个……不用这么费心的master……”
    “到时候我摸你的尾巴的时候不准跑。”
     好吧好吧。
     他听见自己的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融化。
    “是,master。”
     然后立香在很久之后才攒满了材料给他达到了灵基再临第四阶段。
     他伸手抚上齐格飞背后的尾巴。
     然后那个尾巴尖儿打了个卷儿灵活地缠住了他的手指。
     立香没声没息地笑了起来。
    “master……够了吧,今天还要去打种火呢。
你没忘吧?”
     他提醒着少年,可是尾巴还缠在那纤细的手指上。
    “嗯,走。”
     在经过几个特异点的磨炼下,他的master,藤丸立香也逐渐成长起来了。
     在他的视线之中。

咸鱼master的日常4

     距离贞德小姐被召唤出来之后过了大概一个星期。
     立香手里捏着两张呼符站在召唤阵面前。
     然后,出来了两张礼装。
    “唉……”
     看着手中的三颗圣晶石他叹口气又扔进了召唤阵。
     本来是抱着肯定不会有从者会回应召唤的立香看见光芒渐渐消散,露出来预示着魔法师阶职的卡牌,还是金色的。
     有哪些术阶是四星来着?
    “在下为servant 诸葛孔明。……什么,是不是搞错人了?说得没错,我是埃尔梅罗二世。继承了孔明的力量,没问题。”
    “孔明老师!”
     先生诧异地看了一眼往自己身上扑的少年,然后又看了看赶来的几个从者。
     没有,很好。
     没有那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他放下心来。
    “孔明老师……”
     看着别家的孔明个个都是永动机一般的存在,立香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希望。
    “亚历山大我们去打种火!”
     亚历山大?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不,也许是应该是叫韦伯·维尔维特的英灵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那个小小的红发少年跑着跟在master身后。
     终于……见到了啊……我的君王。
     无论您变成什么样子,您依旧是我的王。
     他的眼眶有点发红。
    “啊,老师,怎么了吗?”
     小小的征服王凑近到男人的身边,露出令人心神荡漾的微笑。
    “没……什么都没有。谢谢你,立香。不,应该是master。”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朝立香笑了笑。
    “嗯,那走吧亚历山大,去把那些东西通通碾压掉!”
    “好的master!”
     这个master,或许真的能拯救世界也说不准呢。
     埃尔梅罗二世如此思考着。 
     这么多的从者都心甘情愿地听从他的指示,还真是个奇妙的孩子啊。

咸鱼master的日常3

     可是虽然有罗宾汉,但是还是没办法弥补迦勒底里缺少弓阶从者这一事实。
     这次的剑阶种火差点翻车了,还好借到了其他时空的孔明老师来助阵。
    “累死我了……”
     回来之后立香就瘫在my room里面不想动了,罗宾汉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检查着自己的弓弩。
    “罗宾,你说我把emiya召唤回来好不好。”
     绿色的archer停下手中的工作望过去,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般然后开口了。
    “我建议最好不要,我宁愿那个金皮卡来这里我也不要那个红色的弓兵和我共事。”
    “诶?为什么。”
     似乎是感觉有什么小秘密可以挖掘挖掘立香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湖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没有什么大事啦,就是……合不来。很简单。”
     苦恼地挠了挠头发,罗宾汉说出了这个事实。
    “你看,不是总说同性相斥来着,我和他就是典型的例子,互相看不顺眼啊……”
    “嚯……知道了。而且emiya很难召唤出来的,我只是开个玩笑。”
    “master……”
     对于少年人这种爱玩的天性,罗宾汉自然是没办法制止的。
     然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从者来到了迦勒底。
    “哦哦,是戈耳工三姐妹之一的二姐吗,你好呀女神大人。”
    “看来你这个人类还算是识时务,那么我就不追究了。”
    “唔……弓阶的女神大人……真好啊……”
     立香好像已经被魅惑了呢。
     罗宾汉松了口气,还好不是那个红色的弓兵被召唤出来了。
     于是乎迦勒底里又多了一位弓阶的从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总算打种火的时候不那么容易翻车了。
     立香如是说。

咸鱼master的日常2

     藤丸立香是个与众不同的master,这是迦勒底众从者经过两个月的观察一致得出的结果。
     上回说到立香他召唤出了少见的extra阶职的从者贞德·达尔克,但是并没有将这位ruler小姐作为主力部队参战,而是将她放在了助战席上。
     然后主力还是那些老资格的从者们。
     比如罗宾汉,比如荆轲,比如齐格飞等等。
     其实齐格飞的出现就是个意外。
     是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罗宾罗宾,吉尔伽美什up召唤要来了哦。”
     那天晚上他的master两眼放光地对他这么说道。
     那个金闪闪的家伙,还真的是各种有缘分呢。
     一想起浑身pikapika放光的那个和自己是同僚的从者,罗宾汉就忍不住叹气。
     不过当时那个小子也确实不错,居然能够得到那家伙的认可,真是难得。
    “我想,把英雄王召唤出来。”
     罗宾汉听见他这么说眼皮跳了跳。
     好吧,你既然这么决定了的话……
     他听见自己又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迦勒底里幸运值低从者太多,又或者是立香本身运气就不怎么好还是罗宾汉潜意识里不想见到那个金皮卡。
     两单全沉了。
    “呜哇啊啊啊啊——罗宾——我不当master啦——拯救人理什么的随他去啦——”
     看着少年御主揪着自己的披风毫无形象地大哭起来罗宾也束手无策。
    “对不起,master……”
     高大的saber垂着脑袋在一边道歉。
    “不,不是你的错齐格飞,闪闪他根本不爱我!
那我还要他干什么!哼,决定了,我要把石头攒起来召唤小太阳!”
     立香突如其来的情绪高涨弄得众servant手忙脚乱,以为他是不是受了太大的刺激精神有点不太对劲。
     毕竟从一开始就碎碎念着要召唤英雄王的就是他本人啊。
    “走!罗宾!今天是剑阶的种火,跟我去刷狗粮给齐格飞升级!”
     然后银发的saber就看着那两人一路蹦蹦跳跳地走进灵子转移室里了。
     他不是个很好的saber,齐格飞自己也知道。
     但是master并没有嫌弃他。
     于是这位伟大的屠龙者下定了决心,决定追随这人类的最后一名御主。
     因为他感觉藤丸立香值得他去守护。
     无论结局如何。

咸鱼master的日常1

     藤丸立香站在召唤阵前。
     他的手中握着三颗散发出彩色光泽的小石头,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里面蕴含着丰富的魔力。
     他将小石头放进召唤阵,后退几步,开始注入魔力。
     看着光晕旋转着旋转着分裂成了三个,然后下方地光球也开始噼里啪啦地闪烁着彩色电光。
     是从者啊。
     他开始微笑起来。
     会是谁呢?
    “从者ruler,真名是贞德·达尔克。能见到您真是太好了!”
     然后立香后退了几步突然转头冲出了召唤室。
    “呜哇——我抽出贞德了!贞德小姐姐来我们的迦勒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愁辅助不够了!”
     站在召唤室外面的是一众三星的从者,其中就有罗宾汉和荆轲。
    “御主他……”
    “唉,一般都是这样啦,那就应该是真的召唤了贞德吧。”
     看着飞奔过来的少年御主罗宾汉很顺理成章地张开双臂,下一秒立香就扑进他怀里。
    “罗宾你看,我也是有五星从者的master了!”
    “那很好嘛,御主,可千万不要冷落了我们啊。”
     本来绿衣的猎人只是想和他的御主开个玩笑,但没想到立香似乎是当了真。
    “不可能的,你们都是我的从者。”
    “啊,啊是吗,那就好……”
     突如其来的直球弄得罗宾汉有点尴尬,只能意思意思应了一声又呼噜了一把立香柔软的黑发。
     手感不错。
     确实,他没有食言。

咸鱼master的日常


     整篇文和现在的国服时间线是一样的,所以没有更完也不要急,国服剧情都没开完呢。
     然后,小学生文笔,各种不正经向,感觉一写到这些不正经的文笔都会被吃。还请多担待。
     或许有刀子吧。
     或许。
     迦勒底的好友设定是其他平行时空的咕哒君或是咕哒子。
     咕哒君是自设咕哒君,名字沿用藤丸立香,性格大概是虽说很咸鱼但是某些方面有点执着(就是本人性格啦),不喜欢肝活动,每次活动都是看心情。而且活动的时候主要是兑换材料,其他啥的都是材料搬空了再说。打狗粮是什么时候狗粮不够了才会去刷,比如新来了一个好看的从者啊啥之类的。
     咕哒君的性向很迷,非常迷,总之是颜控,好看的都喜欢,画风对胃口的都喜欢……
     cp向大概是鲭咕哒♂,个人比较吃飞咕哒♂和迦咕哒♂还有罗宾咕哒♂可能还有金男主(ccc里的),帝韦伯/幼帝二世等等……嗯,差不多就这样吧。
   

Dragon slayer

     这篇文是纪念一下飞哥满破,心血来潮写篇贺文庆祝一下。对于齐格飞,某人我还是蛮喜欢的,抛开颜值不谈(其实就是因为颜值),他其实是个很好用的从者。四星里面血量最高就是他,就单凭血量能压一排五星从者了(贞德之下HP最高),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就是把他喂起来了。喜欢的原因还有就是声优是诹叔,对于声控的某人我来说毫无抵抗力(虽然最喜欢小关),性格在fate系列里面演绎地也很好,反正某人我就觉得这人怎么都是优点,完全挑不出他一点错(迷妹的日常)。他那么可爱为什么要黑他!(暴风哭泣)
     好了说了这么多废话,再不说啥了,ooc注意,cp大概是飞咕哒♂,文笔烂,轻喷。正文走起!

————————我是分割线—————————
   
    今天的咕哒显得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又有新的活动,还是因为活动开始了之后可以兑换各种素材。其实咕哒的素材不够完全是他自己的错,他总是记不清训练场和素材本的时间,然后家里的素材少的可怜。“齐格飞,这几天就拜托你了!”咕哒抱着一堆奇奇怪怪的管子和透镜就跑进了达芬奇亲的铺子。
     齐格飞自然是不会辜负自己master的期望的,尽管他并不知道咕哒偷偷摸摸地想要干什么。“呀,已经回来了吗?还是一样,把材料给我吧!把获得的透镜和管子放到咕哒的手心里,齐格飞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抱歉,master,我还是要问一下,你这么急着要这些材料是要干什么?”在他的来到伽勒底之后的记忆里,自己的master总是在活动期间把活动材料攒到一定数目才会去达芬奇亲那里换取所需的素材的。“嘿嘿……现在可不能说啊齐格飞,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咕哒笑得狡黠,那双湖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达芬奇亲!我要两个剑阶金棋!”咕哒抱着管子笑眯眯地对伽勒底的奸商道。“好的,那这些材料我就收下了~”达芬奇亲拿走了珍贵的材料,而咕哒却一点也没显出心疼的神色。“欢迎下次光临哦!”咕哒挥挥手,跑出铺子。
     去saber区域的路上遇见不少还没有休息的从者。躲过卫宫和罗宾的唠叨,清姬充满爱意的烈焰和伊丽莎白x2的魔音洗脑之后,咕哒到达了saber区域。他敲开了齐格飞的房门。“master?找我有什么事吗?”屠龙者对于咕哒大晚上不去休息反而来找从者的这种行为有些不解。“嘘,小声点,要是被卫宫和罗宾发现了又有得唠叨了。”咕哒压低了声音道。“是?”
     其实齐格飞一直都知道他的能力并不如那些和他同等级的saber。所以他对master一直有愧疚的意思,但是从咕哒的表现来看,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咕哒的五星的从者并不多,只有孔明先生和贞德小姐两个,但是对于几个saber而言,显然他对齐格飞算是比较偏爱的。屠龙者自己也一直都知道master赋予他无上的信任。
     master把自己强化到灵基再临三阶段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有动静。这时候齐格飞莫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然,master在那时还是被他突然出现的变化给吓了一跳的。“哇,不愧是浸泡过龙血的大英雄呢。”“抱歉,master,把你吓到了……”“不不不,怎么会呢,完全没有。”啊啊,是了,那时候,master眼里完全没有恐惧的神色,而是惊讶与欣喜。
     咕哒抓着齐格飞的手跑进了强化专用的房间,将一排素材摆在法阵的旁边。“真是对不起啊齐格飞,我到现在才攒齐了素材。”金色的棋子,代表了英雄的证明,从凶恶的幻想种身上采集下来的鳞片,哪一样都是很难得的素材,咕哒一边摆材料一边道歉。“不,master你不需要……”“嘘。”咕哒踮起脚把手指点在他的嘴唇上。“既然我这么决定了,就证明我没有后悔。”咕哒站起身后退几步,法阵渐渐冒出光芒。
    “对嘛,这才是传说中的大英雄,我的dragon slayer。”咕哒望着他天青色的眼睛笑起来,一如那时候将他召唤到这个伽勒底一般。“非常感谢您,
master。”终于,那常年抿紧的嘴角有了一丝松动,一抹弧度逐渐扩散开来。咕哒满意的看见齐格飞露出了笑容。
   “从今往后,也要拜托你了。”

(直到最后才点题真是不好意思……)

你们的fgo变成这样了吗?为啥我的那个地球颜色变淡了?(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