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_今天也在缺saber呢

脑洞奇葩,博爱无洁癖。
近期在肝fgo。
fate厨加上闪厨,近期长弧,不过会存稿,大家七月见。

告别(最后一篇文,含泪挥别fgo)

     就很难过,非常难过,首先是看到学妹和妹抖龙撕逼很难过,再看到运营苦口婆心向玩家致歉还是有那么多人在喷运营,我觉得很难过。是的,政策无法动摇,所以我很难过,我难过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的未来,更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 六章延期,立绘改动,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知道这个游戏会被改成什么样子。我承认我是月厨,我爱这个游戏,所以我不想看到它最后玩家越来越少不得不落得一个关服的局面。
     我很舍不得我的从者们,我的齐格飞,我的迦尔纳,我的埃尔梅罗二世,我的贞德,我的库丘林们还有很多很多,我真的很不想离开他们,毕竟我第一次认识他们就是因为fate。有人说世界历史毁于fate,但是我感谢fate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之多的美丽的神话与传说,还有如此之多的英雄人物。我珍惜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还有这个游戏之中每个英灵的形象。他们被fate赋予了鲜明的个性,再度从繁杂的文字之中活了过来。
     所以,遇见fate,我不后悔。所以,我要离开,我也不后悔。
     Farewell,thanks very much. —————————————————————
     这是藤丸立香最后一次站在走廊的落地窗边看迦勒底外面的雪景。

    “前辈,你真的……已经决定……”玛修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音调有些悲伤。“玛修,我不是你的前辈哦,我只是不知从哪里漂泊而来的一个无名之人罢了。”我转过头微笑。“不,前辈就是前辈,那么温柔的,那么强大的……”玛修低下头,已经泣不成声。     
     “别哭,玛修,你这样我怎么能够放心地离开呢?”我轻轻拭去浅紫色发女孩脸上的泪水,语气温和,就像哄一个伤心的孩子一样。“那能不能不要走……”
她抬起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我,我的嘴角僵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玛修是个懂事的女孩,她会理解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道理。但是,还是会伤心的啊。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玛修,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你有很多粉丝,那些人和我一样都非常喜欢你。”任由女孩伏在自己的胸口,滚烫的眼泪浸透了衣物将热量传递到皮肤上,那种温度几乎将我烫伤。我是愧对他们的。我知道。   
    “前辈,你走之后,迦勒底会好好地把你召唤出的英灵的灵基保管好,你不用担心他们。”在去向灵子转移室的路上玛修这么和我解释。“嗯,那我就放心了,迦勒底的电力可以供应他们所需的魔力吧?”“没问题的!”“那就好,哦对了,还千万不要让迦尔纳和阿周那两兄弟单独待在一起,他们会打起来的。”我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master,你要切断和我阿周那的契约吗?难道是我的侍奉令你不满意吗?”兄弟俩里的弟弟阿周那首先开口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语气此刻都染上了一层慌张,质问也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不是的阿周那,我对你很满意。”我摆着手表示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要切断契约?”“这个嘛……”正当我为难之际,兄弟俩中的哥哥迦尔纳出声替我找了个台阶下。“阿周那,你未免太过心急了,御主这么做一定有他是原因,暂且先听御主解释一下吧。”
     我向迦尔纳抛去一个感谢的眼神,把自己要离开的理由大致解释了一番,阿周那虽说并不满意但是还是默许了我的任性行为。“只要契约还在这里,有一天我就一定会回来,我说到做到。”这个答复似乎算是说得过去,他们也放弃了和我继续争辩的意思,决定跟到灵子转移室去送我一程。
     途经saber区域的时候遇到了屠龙的勇士齐格飞,他显然也是对我突然要离开这件事感到不解。 “对不起master,果然还是我太弱了……”“不是不是!齐格飞你不要再道歉了!”“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我要用令咒啦!”一见到我他就开始不停地道歉,我差点拿令咒才止住这种自我嫌弃的行为。“那……为什么?”
我叹口气,英灵都是这么喜欢刨根问底的吗,一个两个的。
     玛修解释了之后我们的队伍又多了一个人,然后在大厅里遇到了正在聊天的库丘林x3。“哟,master,这么早吗?”“嗯,对啊,你们看见孔明老师了吗,看见就和他说一声他放假了。”我不想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于是没有把真相告诉给不知情的这三人。“master,你有事瞒着我们吧。”说话的是caster阶的库丘林。“啊,暴露了吗……”我也只能笑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是吗,难得遇到这么对老子胃口的御主,算了,所谓御主运就是这样的嘛。”lancer阶的库丘林很大度,但是也提议说送送我。“master……”年轻的那个库丘林露出一点有些难过的神色。“对不起……”我只能用贫瘠的歉意来回报他们为我做的一切。
     灵子转移室里站了不少英灵,有卡米拉,有伊丽莎白,有杰克还有贞德,大家都在这里。“…… 我要暂时……离开大家一段时间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起来,泪水不一会儿就打湿了满脸,我极力压抑着自己的不舍,“非常抱歉,擅自将你们召唤出来又擅自将你们抛下,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不得不要离开了……”    
     我踏上机器,面向这些英雄们,只有现在,我才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是有多么的渺小无力。但是他们愿意认可我,愿意承认我是他们的御主。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
     我是多么幸运,能够遇见你们。
    “大家,再见了。”

     藤丸立香微笑着,身影消失在灵子转移机中。
     不,最终离开的,只有我而已。

-fin-

如果,如果这不是真的的话(占tag抱歉)

emmmm相信官博的新消息大家已经知道了吧,某人在这里想说的是,政策固然重要,但是,既然想要为了玩家着想那为什么不把政策制定的更加完善而是不断地去打击玩家的积极性呢,就拿最近很火的事情来举举例子,4s抄袭,国家有关版权的法律太过模糊,打击原创积极性,这里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自身的创造力,那还谈何发展。关于国服更改立绘这个是无法避免的,我们没办法做出实际举动只能逆来顺受。我觉得,在这个暑假,我开始对有些东西感到失望了。
鬼岛还有几天结束,我会在8月22号的时候退坑,同时封笔,虽说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但是看到现在的所谓B萌撕得热火朝天也对这个二次大圈没了好感,明天投完医生的一票就把B站删除,lof也会删除,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
感谢那些喜欢我写的文章的小可爱们,感谢那些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可爱们,我爱你们,谢谢你们在短短的时间内给了我支持和动力。
有缘再见吧。

咸鱼鬼岛伤害点数终于毕业!红豆不够蓝豆来凑,罗宾这回好好加了一次班……emmm不愧为弓阶单体核弹啊,还有小太阳和孔明(虽说孔老师一直都在加班啦,小太阳也是),当然也要谢谢大佬的四宝310黑贞的大腿……我觉得我是最晚伤害毕业的一个……怀疑材料搬不搬得空……我再肝两把,再肝两把(吐魂)

红圈有的,绿圈二宝,蓝圈想要的……emmmm我不算很贪心吧……跟个风

透明人间(算是一点点感想,其实是文)

      前两天在lof上看到这位太太写的文http://qianchenyelan485.lofter.com/post/1ea84aed_10d344dd@千尘夜澜,有关于没有官设但是人气高的咕哒子和有官设但是人气意外低迷的咕哒君的一篇同人文,看完之后感想颇深,如果说真的像那位太太的文里写的一样,咕哒君人气太低而导致官方废除这个设定,之后会怎么样,那些从者会有如何反应?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太太写的很悲情,我也觉得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我们能做的也只能多产产粮,让咕哒君这个角色能够被人记住,以至于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的话,他不会太过孤单寂寞。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咕哒君名字沿用官设藤丸立香。
   若有撞梗,请评论说明,自删。

—————————————————————

     藤丸立香是迦勒底里的第48位御主,性别男性,年龄16岁到17岁之间,身高未知,目前肩负着拯救人理这一伟大的使命。
     然而他的时间不多了。
     迦勒底唯一的御主正在慢慢变得透明化。
     开始他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直到某天起床后光着脚踩在地上,立香才发现他可以透过自己的脚掌看到地面的颜色。是纯白的。
     他不禁觉得有些恐慌,而且不知所措。但是立香自己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看着镜中的湖蓝色眼睛里还在打转的泪水,努力憋了回去露出一个微笑。打开门,便听见玛修用着温柔声线和他道早安 。
    “早安,前辈,昨晚休息的好吗?”
    “很不错呢,出发吧玛修,今天也要好好加油啊!”立香展开大大的,自信的笑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定要好好加油啊,因为,什么时候【被忘掉】都是有可能的。
     立香开始看不见自己的脚掌了。
     虽然很恐惧,虽然很害怕,但是,这份工作还是要做下去的,毕竟,这是他存在的理由。
     他一如既往地起床,一如既往地和玛修问好,一如既往地带领从者去修复特异点。一直如此,一成不变。渐渐的,藤丸立香快要忘记自己将要被忘记这个事实了。
     从一开始的特异点F,到现在的雅尔戈泰,他经历了很多很多,有得有失。所以,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自己也许会坦然地面对一切吧。藤丸立香这么想着,关掉房间里的灯。从现在起,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恕我直言,master,你最近是否有什么心事?”来自于印度神话中的施与的英雄迦尔纳在这天早晨见到他后,如此开口。虽然知道他的“贫者的见识”有多么厉害,但是藤丸立香还是觉得有些心惊。他无法想象这些和他一同经历了这么多的从者们知道真相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至少是不想让清姬知道的。立香打个哈哈糊弄过去后就带了几名从者去训练场。这天是剑阶的训练场,刚好把阿周那带出去免得两兄弟又打起来把迦勒底拆了。他想着编好队伍准备出发。
    “master,你的手……”然而藤丸立香还是低估了弓兵的眼力。孔明老师的鉴识眼加上卫宫的心眼还有阿周那的千里眼,似乎什么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呢。被称作迦勒底老妈子的卫宫奔过来捉住他的手臂,仔细检查着。“看起来不是魔术回路的问题,那么问题就在master本身了。”孔明如此下了决断,两位弓兵点点头。
    “事情就是这样,我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
回到迦勒底后,立香还是大方地笑着,仿佛这件事情完全和他无关一样。“我的master哟,虽然这句话不太合时宜,但是想哭的话就哭吧,这并不是什么很丢人的事情哦?”绿衣的弓兵叹了口气,开口道。“说什么呢罗宾,我怎么会……”。他仍是笑着,可是声音却开始颤抖。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中落下,从小声抽泣转变为嚎啕大哭。
     说到底,他也只有十七岁左右,他还未成年。
     让十七岁的少年来背负拯救人理这一任务未免太过严苛,而现在他却又要面对自己即将不复存在这个残酷的事实,这也太过惨烈。用惨烈这个形容词毫不为过。
     最后,藤丸立香只剩下脑袋能够被看见了。
     他的神色十分平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迦勒底所有的从者,包括达芬奇,都站在他面前。“距离删除还有五分钟,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达芬奇这么说,立香点点头,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已经消失的双手。“能够见到你们,认识你们,了解你们,我非常荣幸。大家都是来自各个时代,各个神话传说中非常有名的人物,但现在却屈尊于我,这也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能够认同我。”
     这是藤丸立香短暂的人生中,头一次感觉五分钟是如此漫长。他说了很多,包括一些平日里没敢说的一些吐槽的话以及一些玩笑。气氛不那么凝固了,众从者们也各自笑起来,就像是大家聚在一起开茶话会一样快乐。玛修早已偷偷拭去眼泪,开心的笑了。
     既然前辈希望我能够一直欢笑下去的话,那我就要努力做到呢。粉紫色短发的女孩笑起来,立香见了,也跟着眯起眼睛。
     四分五十九秒,五分钟。时间到了。
     迦勒底最后的御主,眯着眼,然后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来着?”有从者提出疑问,随后,他们纷纷散去。
     躺在地上的,就只有那一件纯白的制服罢了。
    “我是新来的御主,名叫藤丸立香,各位请多指教啦!”橘色头发金色眼睛的女孩朝气蓬勃地朝从者们打了声招呼。“欢迎你,前辈。”粉紫色短发的女孩微笑着伸出手去。
     在【藤丸立香】消失的瞬间,他想到了那个费尽周折想要保护人类的医生,然后在心底默念了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啊,Dr.Romantic,我已经不是和你做过约定的【藤丸立香】了。

今早上一起来抽一发,看到金光,刚说句不存在的,话音都没落就蹦出一张灵蛇……非极必欧,非极必欧,梦间集第一张五花就是你了,赶紧的肝起来

语C杨家枪only

帮这位太太扩一下

君焰冷:

梦间集杨家枪only,前七扛组。


目前免省。


都是当兵聚一起喝酒吃肉呗。


求K,K的人出五花。
没出怪你手黑不能说我毒奶。……


门牌号:521028969
门牌号:521028969
门牌号:521028969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宝二宝我疯了啊哈哈哈哈哈哈,这样一来我的印度骨科都二宝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发出娜娜子一般的笑声bu)虽然QP用光了……

求助啊啊啊啊啊

各位大佬们谁来告诉某人我灵犀领悟怎么玩啊啊啊啊,woc看起来很苏但是我愣是完成不了啊……救命……

30粉点梗?

30粉了,虽然我最近都在划水摸鱼开小差,但是还是谢谢各位的支持和督促!我会尽快把咸鱼master的日常更起来的不要着急,不要着急……emmmm,更新之后的内容就会有变化了,主线剧情会变少,主要是活动和英灵羁绊的故事了,还请各位期待一下吧(拖更,滚),额……点梗仅限fgo内部,cp可以点all咕哒君向,飞哥相关和小太阳相关,还有库丘林相关(不管哪个),额,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