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_今天也在缺saber呢

脑洞奇葩,博爱无洁癖。
近期在肝fgo。
fate厨加上闪厨,目前爬墙底特律,康纳真可爱,我爱他

告别(最后一篇文,含泪挥别fgo)

     就很难过,非常难过,首先是看到学妹和妹抖龙撕逼很难过,再看到运营苦口婆心向玩家致歉还是有那么多人在喷运营,我觉得很难过。是的,政策无法动摇,所以我很难过,我难过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的未来,更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 六章延期,立绘改动,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知道这个游戏会被改成什么样子。我承认我是月厨,我爱这个游戏,所以我不想看到它最后玩家越来越少不得不落得一个关服的局面。
     我很舍不得我的从者们,我的齐格飞,我的迦尔纳,我的埃尔梅罗二世,我的贞德,我的库丘林们还有很多很多,我真的很不想离开他们,毕竟我第一次认识他们就是因为fate。有人说世界历史毁于fate,但是我感谢fate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之多的美丽的神话与传说,还有如此之多的英雄人物。我珍惜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还有这个游戏之中每个英灵的形象。他们被fate赋予了鲜明的个性,再度从繁杂的文字之中活了过来。
     所以,遇见fate,我不后悔。所以,我要离开,我也不后悔。
     Farewell,thanks very much. —————————————————————
     这是藤丸立香最后一次站在走廊的落地窗边看迦勒底外面的雪景。

    “前辈,你真的……已经决定……”玛修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音调有些悲伤。“玛修,我不是你的前辈哦,我只是不知从哪里漂泊而来的一个无名之人罢了。”我转过头微笑。“不,前辈就是前辈,那么温柔的,那么强大的……”玛修低下头,已经泣不成声。     
     “别哭,玛修,你这样我怎么能够放心地离开呢?”我轻轻拭去浅紫色发女孩脸上的泪水,语气温和,就像哄一个伤心的孩子一样。“那能不能不要走……”
她抬起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我,我的嘴角僵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玛修是个懂事的女孩,她会理解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道理。但是,还是会伤心的啊。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玛修,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你有很多粉丝,那些人和我一样都非常喜欢你。”任由女孩伏在自己的胸口,滚烫的眼泪浸透了衣物将热量传递到皮肤上,那种温度几乎将我烫伤。我是愧对他们的。我知道。   
    “前辈,你走之后,迦勒底会好好地把你召唤出的英灵的灵基保管好,你不用担心他们。”在去向灵子转移室的路上玛修这么和我解释。“嗯,那我就放心了,迦勒底的电力可以供应他们所需的魔力吧?”“没问题的!”“那就好,哦对了,还千万不要让迦尔纳和阿周那两兄弟单独待在一起,他们会打起来的。”我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master,你要切断和我阿周那的契约吗?难道是我的侍奉令你不满意吗?”兄弟俩里的弟弟阿周那首先开口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语气此刻都染上了一层慌张,质问也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不是的阿周那,我对你很满意。”我摆着手表示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要切断契约?”“这个嘛……”正当我为难之际,兄弟俩中的哥哥迦尔纳出声替我找了个台阶下。“阿周那,你未免太过心急了,御主这么做一定有他是原因,暂且先听御主解释一下吧。”
     我向迦尔纳抛去一个感谢的眼神,把自己要离开的理由大致解释了一番,阿周那虽说并不满意但是还是默许了我的任性行为。“只要契约还在这里,有一天我就一定会回来,我说到做到。”这个答复似乎算是说得过去,他们也放弃了和我继续争辩的意思,决定跟到灵子转移室去送我一程。
     途经saber区域的时候遇到了屠龙的勇士齐格飞,他显然也是对我突然要离开这件事感到不解。 “对不起master,果然还是我太弱了……”“不是不是!齐格飞你不要再道歉了!”“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我要用令咒啦!”一见到我他就开始不停地道歉,我差点拿令咒才止住这种自我嫌弃的行为。“那……为什么?”
我叹口气,英灵都是这么喜欢刨根问底的吗,一个两个的。
     玛修解释了之后我们的队伍又多了一个人,然后在大厅里遇到了正在聊天的库丘林x3。“哟,master,这么早吗?”“嗯,对啊,你们看见孔明老师了吗,看见就和他说一声他放假了。”我不想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于是没有把真相告诉给不知情的这三人。“master,你有事瞒着我们吧。”说话的是caster阶的库丘林。“啊,暴露了吗……”我也只能笑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是吗,难得遇到这么对老子胃口的御主,算了,所谓御主运就是这样的嘛。”lancer阶的库丘林很大度,但是也提议说送送我。“master……”年轻的那个库丘林露出一点有些难过的神色。“对不起……”我只能用贫瘠的歉意来回报他们为我做的一切。
     灵子转移室里站了不少英灵,有卡米拉,有伊丽莎白,有杰克还有贞德,大家都在这里。“…… 我要暂时……离开大家一段时间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起来,泪水不一会儿就打湿了满脸,我极力压抑着自己的不舍,“非常抱歉,擅自将你们召唤出来又擅自将你们抛下,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不得不要离开了……”    
     我踏上机器,面向这些英雄们,只有现在,我才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是有多么的渺小无力。但是他们愿意认可我,愿意承认我是他们的御主。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
     我是多么幸运,能够遇见你们。
    “大家,再见了。”

     藤丸立香微笑着,身影消失在灵子转移机中。
     不,最终离开的,只有我而已。

-fin-

透明人间(算是一点点感想,其实是文)

      前两天在lof上看到这位太太写的文http://qianchenyelan485.lofter.com/post/1ea84aed_10d344dd@千尘夜澜,有关于没有官设但是人气高的咕哒子和有官设但是人气意外低迷的咕哒君的一篇同人文,看完之后感想颇深,如果说真的像那位太太的文里写的一样,咕哒君人气太低而导致官方废除这个设定,之后会怎么样,那些从者会有如何反应?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太太写的很悲情,我也觉得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我们能做的也只能多产产粮,让咕哒君这个角色能够被人记住,以至于真的有那么一天到来的话,他不会太过孤单寂寞。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咕哒君名字沿用官设藤丸立香。
   若有撞梗,请评论说明,自删。

—————————————————————

     藤丸立香是迦勒底里的第48位御主,性别男性,年龄16岁到17岁之间,身高未知,目前肩负着拯救人理这一伟大的使命。
     然而他的时间不多了。
     迦勒底唯一的御主正在慢慢变得透明化。
     开始他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直到某天起床后光着脚踩在地上,立香才发现他可以透过自己的脚掌看到地面的颜色。是纯白的。
     他不禁觉得有些恐慌,而且不知所措。但是立香自己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看着镜中的湖蓝色眼睛里还在打转的泪水,努力憋了回去露出一个微笑。打开门,便听见玛修用着温柔声线和他道早安 。
    “早安,前辈,昨晚休息的好吗?”
    “很不错呢,出发吧玛修,今天也要好好加油啊!”立香展开大大的,自信的笑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定要好好加油啊,因为,什么时候【被忘掉】都是有可能的。
     立香开始看不见自己的脚掌了。
     虽然很恐惧,虽然很害怕,但是,这份工作还是要做下去的,毕竟,这是他存在的理由。
     他一如既往地起床,一如既往地和玛修问好,一如既往地带领从者去修复特异点。一直如此,一成不变。渐渐的,藤丸立香快要忘记自己将要被忘记这个事实了。
     从一开始的特异点F,到现在的雅尔戈泰,他经历了很多很多,有得有失。所以,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自己也许会坦然地面对一切吧。藤丸立香这么想着,关掉房间里的灯。从现在起,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恕我直言,master,你最近是否有什么心事?”来自于印度神话中的施与的英雄迦尔纳在这天早晨见到他后,如此开口。虽然知道他的“贫者的见识”有多么厉害,但是藤丸立香还是觉得有些心惊。他无法想象这些和他一同经历了这么多的从者们知道真相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至少是不想让清姬知道的。立香打个哈哈糊弄过去后就带了几名从者去训练场。这天是剑阶的训练场,刚好把阿周那带出去免得两兄弟又打起来把迦勒底拆了。他想着编好队伍准备出发。
    “master,你的手……”然而藤丸立香还是低估了弓兵的眼力。孔明老师的鉴识眼加上卫宫的心眼还有阿周那的千里眼,似乎什么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呢。被称作迦勒底老妈子的卫宫奔过来捉住他的手臂,仔细检查着。“看起来不是魔术回路的问题,那么问题就在master本身了。”孔明如此下了决断,两位弓兵点点头。
    “事情就是这样,我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
回到迦勒底后,立香还是大方地笑着,仿佛这件事情完全和他无关一样。“我的master哟,虽然这句话不太合时宜,但是想哭的话就哭吧,这并不是什么很丢人的事情哦?”绿衣的弓兵叹了口气,开口道。“说什么呢罗宾,我怎么会……”。他仍是笑着,可是声音却开始颤抖。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中落下,从小声抽泣转变为嚎啕大哭。
     说到底,他也只有十七岁左右,他还未成年。
     让十七岁的少年来背负拯救人理这一任务未免太过严苛,而现在他却又要面对自己即将不复存在这个残酷的事实,这也太过惨烈。用惨烈这个形容词毫不为过。
     最后,藤丸立香只剩下脑袋能够被看见了。
     他的神色十分平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迦勒底所有的从者,包括达芬奇,都站在他面前。“距离删除还有五分钟,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达芬奇这么说,立香点点头,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已经消失的双手。“能够见到你们,认识你们,了解你们,我非常荣幸。大家都是来自各个时代,各个神话传说中非常有名的人物,但现在却屈尊于我,这也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能够认同我。”
     这是藤丸立香短暂的人生中,头一次感觉五分钟是如此漫长。他说了很多,包括一些平日里没敢说的一些吐槽的话以及一些玩笑。气氛不那么凝固了,众从者们也各自笑起来,就像是大家聚在一起开茶话会一样快乐。玛修早已偷偷拭去眼泪,开心的笑了。
     既然前辈希望我能够一直欢笑下去的话,那我就要努力做到呢。粉紫色短发的女孩笑起来,立香见了,也跟着眯起眼睛。
     四分五十九秒,五分钟。时间到了。
     迦勒底最后的御主,眯着眼,然后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来着?”有从者提出疑问,随后,他们纷纷散去。
     躺在地上的,就只有那一件纯白的制服罢了。
    “我是新来的御主,名叫藤丸立香,各位请多指教啦!”橘色头发金色眼睛的女孩朝气蓬勃地朝从者们打了声招呼。“欢迎你,前辈。”粉紫色短发的女孩微笑着伸出手去。
     在【藤丸立香】消失的瞬间,他想到了那个费尽周折想要保护人类的医生,然后在心底默念了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啊,Dr.Romantic,我已经不是和你做过约定的【藤丸立香】了。

我从未见过如你一般温柔的英雄

     看了fa第四集之后的感想,ooc注意,里面的御主就是我自己啦,只不过我用的是咕哒君,cp自由心证,反正是齐格飞中心就对了。
     果然,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闪厨,关于闪闪的同人文都没写过多少,完完全全爬墙去了飞哥和小太阳那边了真是不好意思……emmm,希望闪闪不要打我就好,不要不来就好。fa第四集刚刚更新我就看了,然后彻底哭成傻逼,虽说小说看过一次,但是再看一遍会动的飞哥感觉还是不一样。
     我这种贫瘠的话语完全说不出我的感受,我仅仅只是觉得很伟大,终于不是回应他人的愿望,而是为了自己的愿望,虽说代价是自己牺牲……对于这种人我真的是没辙,各种意义上的没辙,所以我第一个满破就是飞哥,虽然没有310但还是把三技能练满了。
     飞哥是真的好啊,日服加强之后三技能多了红魔放,威力从500%提到600%,他妈的对龙宝具,真·对龙宝具,不管怎么样我就要吹他,对我就是要吹。
     你们不吃安利吗,真的不吃吗?真的吗?
     好了不废话了以下正文。

—————————————————————

     齐格飞一直觉得自己的御主运不是很好,总是说自古枪兵幸运E,但是作为一个幸运E的saber,他觉得自己也挺委屈的。
     不仅是在真正参加圣杯战争的时候还是在迦勒底参与人理修复的时候,他都不怎么受到待见,几乎是见过的每个御主一召唤出他来就直接灵基返还,让他重新回到英灵座。
     他明确的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很强大的英灵,但是久而久之的,心中自然也有一些不满的情绪产生了。齐格飞的脾气很好,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愤怒的时候。
     在英灵座无所事事的时候,齐格飞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拉扯自己,于是回应了召唤,来到他见过很多次的一个场景。少年御主正抬着手保持召唤的姿势还没来得及放下。“啊……”其实他心里清楚,今天是那位英雄王召唤概率up的日子,少年御主会露出那种表情也是理所当然。简单地自我介绍之后,齐格飞秉着良好的教养没有再多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了一边。
     这位御主显然运气也不怎么好,第二次十连也就召唤出了匈牙利的吸血鬼女王卡米拉。两位新来的从者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御主抱住紫发的少女嚎啕大哭。“前辈,还有机会的,别哭了……”她好脾气地安慰道,而少年此时此刻也止住了哭泣转向他们那边来。
     齐格飞认为接下来肯定是要将自己送还到英灵座去,而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御主将他带到达芬奇那里,用另一份同样灵基给他强化了宝具。
    “master……这是……”“宝具强化,这样一来你的宝具级别就有二级了。”御主耐心地解释道,而他想知道的是为何不将自己送回英灵座。
    “我有理由这么做吗?你看我的从者这么少,我再灵基返还不就亏了吗。”少年得知他的疑问后有些忍俊不禁,向他展示了一下迦勒底的全貌,果真没几个从者。
    “我明白了,master。”“那个……我可能会没有足够的材料,所以……”齐格飞见少年御主有些羞于启齿,点点头表示谅解。“嗯,能理解就是最好的了,我会加油的!”他一溜烟跑走了,带着几名archer去狩猎种火。
     或许这一次,他的幸运E没有发挥作用呢。齐格飞如此思考着,并没有妄下结论。
     而如他所料到的,自己会被舍弃。不是送还英灵座,而是被舍弃。
     灵基再临第三段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御主都没有提到过这件事了,而是忙着带他去狩猎种火,通关训练场,去各处收集材料给其他的从者。而陆陆续续的,御主也召唤出了其他的saber,面板都比他的要强。
    “齐格飞,就决定是你了!”御主拉着他一路通过新的特异点,得到的战利品也全部换成了奖品,都是些灵基再临和技能升级的材料。“我等的就是这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御主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爆发出一阵和英雄王别无二致的笑声来,把原本站在他肩头的芙芙都给吓得跳下去逃走了。“master你还好吗……?”
    “你是不是以为我放弃你了?怎么可能!”少年的湖蓝色眼睛里带着笑意,“我是绝对不会像你之前遇到过的御主一样的。你是我承认的saber,一直都是。”
     屠龙的英雄看着少年认真的神色有些恍惚。曾经自己因为自己的愿望而违抗了御主的命令,甚至还放弃了灵核。而到了现在仍是没有改变一次次要回到英灵座的命运。他已经习惯了。
     正是因为习惯了,所以才会对这名御主的做法感到不解和困惑。为什么,我值得被这样对待吗?这是齐格飞的疑问。
    “当然值得,我看过那次圣杯战争的记载,为了拯救一个可怜的人造人而奉献出自己的心脏?嗯嗯,果然和迦尔纳有共同话题呢。”御主趴在床上手指在光滑的鳞片上滑动。“不过那个胖子真是蠢毙了,居然用了两道令咒,笑死我了。”“再怎么说那也是我曾经的御主啊master。”齐格飞晃了晃尾巴,灵活自如地用尾巴尖将御主的手包裹住。“有什么关系。”少年得寸进尺地将脸贴在尾巴上,鳞片冰凉的触感让他眯起眼。
    “但是,为什么呢?”“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saber,不管以后还有哪些从者要来,你都是我的第一个saber。怎么说第一个都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吧?”十分理所当然地,少年说出这样的话。
     “我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哦,说什么齐格飞很弱,什么只会对不起,那都是别人的事情。反正你现在的master是我,我觉得你是最强的saber,你就是最强的saber,我管那么多干什么,”少年坐起来和他面对面,“所以你也不需要自卑或者是有别的情绪,齐格飞,你可是屠龙的英雄啊。”
    “如你所愿,我的master。”他微怔了一下,随即露出微笑。少年御主也跟着咕叽咕叽地笑起来,活像一只讨到好处的小老鼠一样。
    “啊,还有一句话。”正当齐格飞想要离开的时候,少年叫住他。“是什么?master?”
    “尼德兰的王子啊,你能来到我的迦勒底,是我的荣幸,我从未见过如你一般温柔的英雄。”
    

辉煌的太阳(小太阳满破贺,坑了三个月真的很对不起,土下座)


     额……大家好这里还是某人,之前的一个单章是齐格飞满破贺,这一次是第一个五星从者满破贺啊,所以我要写得隆重一点(什么鬼),小太阳他是在四月的某一天早上,六点多钟不到七点,就是太阳刚刚出来那会儿,也不是很亮的时候来的。当时不是说是什么活动,送了两张呼符吗来着,某人我一直就记着,然后早上一睁眼,开游戏,领了呼符单抽了一发,好的,爱之灵药。
     某人我当时迷迷糊糊的,还没睡醒,看着是张礼装有点不爽,然后想着总得给我出一张从者吧,然后就又抽了一发。单抽。
     点了之后就把眼睛闭上倒回去准备趁着一点点时间眯一会儿,刚好,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游戏页面的卡面出来了,是小太阳。某人我当时很懵逼啊,真的很懵逼,主要是没睡醒,然后小太阳来了这个事实的冲击力太大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于是,顺手就截了张图翻个身接着睡了。
     然后一直到七点多,我总算是清醒了,然后感觉刚才自己好像是在梦里面抽卡(吾好梦中抽卡,真的有一次梦见自己抽出闪闪醒了才发现都是一场梦,哭唧唧)抽出小太阳了,一翻截图,woc,真的是小太阳来了。当时那个心情就感觉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之前无论如何许愿闪闪许愿伯爵,一个都没有来!我还从新年的闪池里面抽了一张红A!(哇真的超级委屈,闪闪是有多讨厌我才会给我红A啊)之后小太阳就来了。
     在这里表白一下迦尔纳。我喜欢你呀小太阳,真的超级好!无脑吹小太阳一波。(爬墙一秒再回去老老实实当闪厨)
     废话完毕,以下正文。

—————————————————————

     迦尔纳是在四月的某一天清晨被召唤来到迦勒底的。
     虽说在雪山之上,季节几乎是没有分明的,但是在迦勒底里还是有了些许春天的气息。
     比如总爱偷懒的医生的点心里面多了几个樱色的团子,又或者是emiya的每天特供菜色里多了些春季特有的时令菜。
     总之就是这样的一个,非常和平而又宁静的清晨,他就这样不带一丝声息的出现了。
     或许是被初春的阳光所吸引,又或者是听到了他人的请求,总之迦尔纳是被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咕哒打着哈欠半睁着眼给召唤出来了。
    “servant lancer,真名迦尔纳,请多指教。”
    “嗯……玛修,带他去找个空房间……我再去睡会儿……”
     咕哒看都没看就朝玛修挥了挥手摇摇晃晃地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补觉了。
    “好的前辈,那么迦尔纳桑就请跟我来吧。”
     咕哒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间好像听见了敲门,于是随口应了一声,然后依稀中听到开门,有人进来的声音。
    “master,懒惰也要有个限度。”
     诶,是谁在催我起床?
     咕哒从被子里爬出来,然后就对上了一双青色的眼眸。
    “迦……迦尔纳?”
    “怎么了master?”
     不对,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怎么可能!
     咕哒一瞬间清醒过来,死死地盯住站在他面前被他的动作搞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新从者。
    “掐我一下,迦尔纳。”
    “如果是你的命令的话。”
     白发的lancer伸出一只手掐了一下少年御主的脸颊。
    “好疼!”
     咕哒揉着脸眼睛逐渐亮起来,他没有做梦,印度神话《摩诃婆罗多》里所记载的施与的英雄迦尔纳确实来到了迦勒底。
    “玛修,我们去打狗粮给迦尔纳升级!”
     咕哒破门而出,一把拉起因巨大的响动而愣在原地的少女的手就飞奔而去了。
     显然的,咕哒对于自己常年召不出强力从者的运气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才会对迦尔纳的到来显得如此积极。
     然后,咕哒遇到了一个问题。
     他的材料不够,没办法给迦尔纳进行灵基再临二阶段。
    “抱歉啊迦尔纳,我现在没有材料……”
    “没关系,master,不用那么着急的。”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咕哒还是很卖力地在给自己的从者收集灵基再临的材料,以至于有的时候从训练场回来就直接瘫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睡着了。
     说实话,八连双晶是真的很难获得的材料。
     咕哒几乎是每周三的狂之训练场都有在好好地参加,但问题就在于,他一整天都耗在里面,结果就只拿到两枚晶体。
    “为什么啊,为什么小太阳你要八连双晶作为材料啊……”
     咕哒连做梦都不安分,仿佛满脑子只剩下八连双晶了。
     终于等到赝作的活动开启,咕哒每天兢兢业业地刷手稿,然后去达芬奇亲那里抽奖,捞空了奖池终于攒齐了八连双晶。
    “你看啊,小太阳,我给你刷了那么久的八连双晶,为的就是这一天blablablabla……”咕哒摆好需要的材料,看着站在面前里的白发的lancer自言自语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太多了,因为咕哒除了八连双晶其他材料都多到溢出了,迦尔纳十分顺利地在两天之内达到了灵基再临四阶段,咕哒还嫌不满意又把整个迦勒底里的芙芙(?)全塞给了他。
     看着白发的lancer一点一点将种火全部吸收掉达到满级,咕哒的湖蓝色眼眸里满是跃动的光芒,他激动地扑过去——扑进从者身后的一大团(?)飘扬的披风中。“啊啊,决定了,迦尔纳,你以后就保持二破的形态不变吧,我喜欢这个毛毛。”在柔软的,毛绒绒的披风中咕哒发出满足的喟叹。“好的,master。”他伸出双臂,圈住了自己的少年御主。
    “我们走,迦尔纳!可不要因为对面是娜娜就手下留情哦!”在天竺的活动里,小太阳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呢,有这样一个从者真是太好了。咕哒如是说。
     故事还没有完呢,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也是之后了,但是,就如他所说的一样,只要胸中的激动仍旧存在,那把枪就永远不会败北。
    

咸鱼master的日常5

     最近要停更一段时间,不过会写存稿……
     各位请见谅。
     主要是因为期中考炸了要沉迷一段时间的学习。
     感谢那些喜欢过某人文章的小可爱们。
     七月就会回来了。
     以上。
——————————分割线——————————
     虽说立香的迦勒底里没有什么非常强力的从者,但是相对来说要比其他的迦勒底和平很多。
     蓝色的lancer由于少了那个他可以整天赖在身边引战的archer也总觉得有些无所事事。
     立香还是会带着几个老资格的从者去修复特异点,直到最近的一个新的特异点出现。
     万圣节狂欢夜。
     他突然就被一只长着龙角和龙尾巴的女性拉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回来之后才发现是新的特异点。
     像是中场休息一样,还算是很简单的。
     没花几天就已经把整个特异点回复完全的立香开始打起了搬空材料的准备了。
     但是这次遇上的敌人有点不太对劲。
    “那个……是齐格飞吧。”
    “嗯,是吧。”
     墨绿色的龙角,龙翼和龙尾,赫然就是一副半龙的模样。
     立香眼睛里面的小星星都快掉出来了。
    “我一定要把你满破!”
     特异点结束之后他拉住银发saber的手这么说着。
    “那个……不用这么费心的master……”
    “到时候我摸你的尾巴的时候不准跑。”
     好吧好吧。
     他听见自己的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融化。
    “是,master。”
     然后立香在很久之后才攒满了材料给他达到了灵基再临第四阶段。
     他伸手抚上齐格飞背后的尾巴。
     然后那个尾巴尖儿打了个卷儿灵活地缠住了他的手指。
     立香没声没息地笑了起来。
    “master……够了吧,今天还要去打种火呢。
你没忘吧?”
     他提醒着少年,可是尾巴还缠在那纤细的手指上。
    “嗯,走。”
     在经过几个特异点的磨炼下,他的master,藤丸立香也逐渐成长起来了。
     在他的视线之中。

咸鱼master的日常4

     距离贞德小姐被召唤出来之后过了大概一个星期。
     立香手里捏着两张呼符站在召唤阵面前。
     然后,出来了两张礼装。
    “唉……”
     看着手中的三颗圣晶石他叹口气又扔进了召唤阵。
     本来是抱着肯定不会有从者会回应召唤的立香看见光芒渐渐消散,露出来预示着魔法师阶职的卡牌,还是金色的。
     有哪些术阶是四星来着?
    “在下为servant 诸葛孔明。……什么,是不是搞错人了?说得没错,我是埃尔梅罗二世。继承了孔明的力量,没问题。”
    “孔明老师!”
     先生诧异地看了一眼往自己身上扑的少年,然后又看了看赶来的几个从者。
     没有,很好。
     没有那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他放下心来。
    “孔明老师……”
     看着别家的孔明个个都是永动机一般的存在,立香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希望。
    “亚历山大我们去打种火!”
     亚历山大?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不,也许是应该是叫韦伯·维尔维特的英灵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那个小小的红发少年跑着跟在master身后。
     终于……见到了啊……我的君王。
     无论您变成什么样子,您依旧是我的王。
     他的眼眶有点发红。
    “啊,老师,怎么了吗?”
     小小的征服王凑近到男人的身边,露出令人心神荡漾的微笑。
    “没……什么都没有。谢谢你,立香。不,应该是master。”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朝立香笑了笑。
    “嗯,那走吧亚历山大,去把那些东西通通碾压掉!”
    “好的master!”
     这个master,或许真的能拯救世界也说不准呢。
     埃尔梅罗二世如此思考着。 
     这么多的从者都心甘情愿地听从他的指示,还真是个奇妙的孩子啊。

咸鱼master的日常3

     可是虽然有罗宾汉,但是还是没办法弥补迦勒底里缺少弓阶从者这一事实。
     这次的剑阶种火差点翻车了,还好借到了其他时空的孔明老师来助阵。
    “累死我了……”
     回来之后立香就瘫在my room里面不想动了,罗宾汉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检查着自己的弓弩。
    “罗宾,你说我把emiya召唤回来好不好。”
     绿色的archer停下手中的工作望过去,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般然后开口了。
    “我建议最好不要,我宁愿那个金皮卡来这里我也不要那个红色的弓兵和我共事。”
    “诶?为什么。”
     似乎是感觉有什么小秘密可以挖掘挖掘立香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湖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没有什么大事啦,就是……合不来。很简单。”
     苦恼地挠了挠头发,罗宾汉说出了这个事实。
    “你看,不是总说同性相斥来着,我和他就是典型的例子,互相看不顺眼啊……”
    “嚯……知道了。而且emiya很难召唤出来的,我只是开个玩笑。”
    “master……”
     对于少年人这种爱玩的天性,罗宾汉自然是没办法制止的。
     然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从者来到了迦勒底。
    “哦哦,是戈耳工三姐妹之一的二姐吗,你好呀女神大人。”
    “看来你这个人类还算是识时务,那么我就不追究了。”
    “唔……弓阶的女神大人……真好啊……”
     立香好像已经被魅惑了呢。
     罗宾汉松了口气,还好不是那个红色的弓兵被召唤出来了。
     于是乎迦勒底里又多了一位弓阶的从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总算打种火的时候不那么容易翻车了。
     立香如是说。

咸鱼master的日常2

     藤丸立香是个与众不同的master,这是迦勒底众从者经过两个月的观察一致得出的结果。
     上回说到立香他召唤出了少见的extra阶职的从者贞德·达尔克,但是并没有将这位ruler小姐作为主力部队参战,而是将她放在了助战席上。
     然后主力还是那些老资格的从者们。
     比如罗宾汉,比如荆轲,比如齐格飞等等。
     其实齐格飞的出现就是个意外。
     是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罗宾罗宾,吉尔伽美什up召唤要来了哦。”
     那天晚上他的master两眼放光地对他这么说道。
     那个金闪闪的家伙,还真的是各种有缘分呢。
     一想起浑身pikapika放光的那个和自己是同僚的从者,罗宾汉就忍不住叹气。
     不过当时那个小子也确实不错,居然能够得到那家伙的认可,真是难得。
    “我想,把英雄王召唤出来。”
     罗宾汉听见他这么说眼皮跳了跳。
     好吧,你既然这么决定了的话……
     他听见自己又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迦勒底里幸运值低从者太多,又或者是立香本身运气就不怎么好还是罗宾汉潜意识里不想见到那个金皮卡。
     两单全沉了。
    “呜哇啊啊啊啊——罗宾——我不当master啦——拯救人理什么的随他去啦——”
     看着少年御主揪着自己的披风毫无形象地大哭起来罗宾也束手无策。
    “对不起,master……”
     高大的saber垂着脑袋在一边道歉。
    “不,不是你的错齐格飞,闪闪他根本不爱我!
那我还要他干什么!哼,决定了,我要把石头攒起来召唤小太阳!”
     立香突如其来的情绪高涨弄得众servant手忙脚乱,以为他是不是受了太大的刺激精神有点不太对劲。
     毕竟从一开始就碎碎念着要召唤英雄王的就是他本人啊。
    “走!罗宾!今天是剑阶的种火,跟我去刷狗粮给齐格飞升级!”
     然后银发的saber就看着那两人一路蹦蹦跳跳地走进灵子转移室里了。
     他不是个很好的saber,齐格飞自己也知道。
     但是master并没有嫌弃他。
     于是这位伟大的屠龙者下定了决心,决定追随这人类的最后一名御主。
     因为他感觉藤丸立香值得他去守护。
     无论结局如何。

咸鱼master的日常1

     藤丸立香站在召唤阵前。
     他的手中握着三颗散发出彩色光泽的小石头,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里面蕴含着丰富的魔力。
     他将小石头放进召唤阵,后退几步,开始注入魔力。
     看着光晕旋转着旋转着分裂成了三个,然后下方地光球也开始噼里啪啦地闪烁着彩色电光。
     是从者啊。
     他开始微笑起来。
     会是谁呢?
    “从者ruler,真名是贞德·达尔克。能见到您真是太好了!”
     然后立香后退了几步突然转头冲出了召唤室。
    “呜哇——我抽出贞德了!贞德小姐姐来我们的迦勒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愁辅助不够了!”
     站在召唤室外面的是一众三星的从者,其中就有罗宾汉和荆轲。
    “御主他……”
    “唉,一般都是这样啦,那就应该是真的召唤了贞德吧。”
     看着飞奔过来的少年御主罗宾汉很顺理成章地张开双臂,下一秒立香就扑进他怀里。
    “罗宾你看,我也是有五星从者的master了!”
    “那很好嘛,御主,可千万不要冷落了我们啊。”
     本来绿衣的猎人只是想和他的御主开个玩笑,但没想到立香似乎是当了真。
    “不可能的,你们都是我的从者。”
    “啊,啊是吗,那就好……”
     突如其来的直球弄得罗宾汉有点尴尬,只能意思意思应了一声又呼噜了一把立香柔软的黑发。
     手感不错。
     确实,他没有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