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_今天也在缺saber呢

脑洞奇葩,博爱无洁癖。
近期在肝fgo。
fate厨加上闪厨,目前爬墙底特律,康纳真可爱,我爱他

告别(最后一篇文,含泪挥别fgo)

     就很难过,非常难过,首先是看到学妹和妹抖龙撕逼很难过,再看到运营苦口婆心向玩家致歉还是有那么多人在喷运营,我觉得很难过。是的,政策无法动摇,所以我很难过,我难过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的未来,更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 六章延期,立绘改动,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知道这个游戏会被改成什么样子。我承认我是月厨,我爱这个游戏,所以我不想看到它最后玩家越来越少不得不落得一个关服的局面。
     我很舍不得我的从者们,我的齐格飞,我的迦尔纳,我的埃尔梅罗二世,我的贞德,我的库丘林们还有很多很多,我真的很不想离开他们,毕竟我第一次认识他们就是因为fate。有人说世界历史毁于fate,但是我感谢fate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之多的美丽的神话与传说,还有如此之多的英雄人物。我珍惜的不仅仅是这个游戏,还有这个游戏之中每个英灵的形象。他们被fate赋予了鲜明的个性,再度从繁杂的文字之中活了过来。
     所以,遇见fate,我不后悔。所以,我要离开,我也不后悔。
     Farewell,thanks very much. —————————————————————
     这是藤丸立香最后一次站在走廊的落地窗边看迦勒底外面的雪景。

    “前辈,你真的……已经决定……”玛修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音调有些悲伤。“玛修,我不是你的前辈哦,我只是不知从哪里漂泊而来的一个无名之人罢了。”我转过头微笑。“不,前辈就是前辈,那么温柔的,那么强大的……”玛修低下头,已经泣不成声。     
     “别哭,玛修,你这样我怎么能够放心地离开呢?”我轻轻拭去浅紫色发女孩脸上的泪水,语气温和,就像哄一个伤心的孩子一样。“那能不能不要走……”
她抬起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我,我的嘴角僵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玛修是个懂事的女孩,她会理解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道理。但是,还是会伤心的啊。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玛修,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你有很多粉丝,那些人和我一样都非常喜欢你。”任由女孩伏在自己的胸口,滚烫的眼泪浸透了衣物将热量传递到皮肤上,那种温度几乎将我烫伤。我是愧对他们的。我知道。   
    “前辈,你走之后,迦勒底会好好地把你召唤出的英灵的灵基保管好,你不用担心他们。”在去向灵子转移室的路上玛修这么和我解释。“嗯,那我就放心了,迦勒底的电力可以供应他们所需的魔力吧?”“没问题的!”“那就好,哦对了,还千万不要让迦尔纳和阿周那两兄弟单独待在一起,他们会打起来的。”我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master,你要切断和我阿周那的契约吗?难道是我的侍奉令你不满意吗?”兄弟俩里的弟弟阿周那首先开口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语气此刻都染上了一层慌张,质问也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不是的阿周那,我对你很满意。”我摆着手表示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要切断契约?”“这个嘛……”正当我为难之际,兄弟俩中的哥哥迦尔纳出声替我找了个台阶下。“阿周那,你未免太过心急了,御主这么做一定有他是原因,暂且先听御主解释一下吧。”
     我向迦尔纳抛去一个感谢的眼神,把自己要离开的理由大致解释了一番,阿周那虽说并不满意但是还是默许了我的任性行为。“只要契约还在这里,有一天我就一定会回来,我说到做到。”这个答复似乎算是说得过去,他们也放弃了和我继续争辩的意思,决定跟到灵子转移室去送我一程。
     途经saber区域的时候遇到了屠龙的勇士齐格飞,他显然也是对我突然要离开这件事感到不解。 “对不起master,果然还是我太弱了……”“不是不是!齐格飞你不要再道歉了!”“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我要用令咒啦!”一见到我他就开始不停地道歉,我差点拿令咒才止住这种自我嫌弃的行为。“那……为什么?”
我叹口气,英灵都是这么喜欢刨根问底的吗,一个两个的。
     玛修解释了之后我们的队伍又多了一个人,然后在大厅里遇到了正在聊天的库丘林x3。“哟,master,这么早吗?”“嗯,对啊,你们看见孔明老师了吗,看见就和他说一声他放假了。”我不想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于是没有把真相告诉给不知情的这三人。“master,你有事瞒着我们吧。”说话的是caster阶的库丘林。“啊,暴露了吗……”我也只能笑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是吗,难得遇到这么对老子胃口的御主,算了,所谓御主运就是这样的嘛。”lancer阶的库丘林很大度,但是也提议说送送我。“master……”年轻的那个库丘林露出一点有些难过的神色。“对不起……”我只能用贫瘠的歉意来回报他们为我做的一切。
     灵子转移室里站了不少英灵,有卡米拉,有伊丽莎白,有杰克还有贞德,大家都在这里。“…… 我要暂时……离开大家一段时间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起来,泪水不一会儿就打湿了满脸,我极力压抑着自己的不舍,“非常抱歉,擅自将你们召唤出来又擅自将你们抛下,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不得不要离开了……”    
     我踏上机器,面向这些英雄们,只有现在,我才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是有多么的渺小无力。但是他们愿意认可我,愿意承认我是他们的御主。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
     我是多么幸运,能够遇见你们。
    “大家,再见了。”

     藤丸立香微笑着,身影消失在灵子转移机中。
     不,最终离开的,只有我而已。

-fin-

辉煌的太阳(小太阳满破贺,坑了三个月真的很对不起,土下座)


     额……大家好这里还是某人,之前的一个单章是齐格飞满破贺,这一次是第一个五星从者满破贺啊,所以我要写得隆重一点(什么鬼),小太阳他是在四月的某一天早上,六点多钟不到七点,就是太阳刚刚出来那会儿,也不是很亮的时候来的。当时不是说是什么活动,送了两张呼符吗来着,某人我一直就记着,然后早上一睁眼,开游戏,领了呼符单抽了一发,好的,爱之灵药。
     某人我当时迷迷糊糊的,还没睡醒,看着是张礼装有点不爽,然后想着总得给我出一张从者吧,然后就又抽了一发。单抽。
     点了之后就把眼睛闭上倒回去准备趁着一点点时间眯一会儿,刚好,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游戏页面的卡面出来了,是小太阳。某人我当时很懵逼啊,真的很懵逼,主要是没睡醒,然后小太阳来了这个事实的冲击力太大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于是,顺手就截了张图翻个身接着睡了。
     然后一直到七点多,我总算是清醒了,然后感觉刚才自己好像是在梦里面抽卡(吾好梦中抽卡,真的有一次梦见自己抽出闪闪醒了才发现都是一场梦,哭唧唧)抽出小太阳了,一翻截图,woc,真的是小太阳来了。当时那个心情就感觉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之前无论如何许愿闪闪许愿伯爵,一个都没有来!我还从新年的闪池里面抽了一张红A!(哇真的超级委屈,闪闪是有多讨厌我才会给我红A啊)之后小太阳就来了。
     在这里表白一下迦尔纳。我喜欢你呀小太阳,真的超级好!无脑吹小太阳一波。(爬墙一秒再回去老老实实当闪厨)
     废话完毕,以下正文。

—————————————————————

     迦尔纳是在四月的某一天清晨被召唤来到迦勒底的。
     虽说在雪山之上,季节几乎是没有分明的,但是在迦勒底里还是有了些许春天的气息。
     比如总爱偷懒的医生的点心里面多了几个樱色的团子,又或者是emiya的每天特供菜色里多了些春季特有的时令菜。
     总之就是这样的一个,非常和平而又宁静的清晨,他就这样不带一丝声息的出现了。
     或许是被初春的阳光所吸引,又或者是听到了他人的请求,总之迦尔纳是被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咕哒打着哈欠半睁着眼给召唤出来了。
    “servant lancer,真名迦尔纳,请多指教。”
    “嗯……玛修,带他去找个空房间……我再去睡会儿……”
     咕哒看都没看就朝玛修挥了挥手摇摇晃晃地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补觉了。
    “好的前辈,那么迦尔纳桑就请跟我来吧。”
     咕哒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间好像听见了敲门,于是随口应了一声,然后依稀中听到开门,有人进来的声音。
    “master,懒惰也要有个限度。”
     诶,是谁在催我起床?
     咕哒从被子里爬出来,然后就对上了一双青色的眼眸。
    “迦……迦尔纳?”
    “怎么了master?”
     不对,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怎么可能!
     咕哒一瞬间清醒过来,死死地盯住站在他面前被他的动作搞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新从者。
    “掐我一下,迦尔纳。”
    “如果是你的命令的话。”
     白发的lancer伸出一只手掐了一下少年御主的脸颊。
    “好疼!”
     咕哒揉着脸眼睛逐渐亮起来,他没有做梦,印度神话《摩诃婆罗多》里所记载的施与的英雄迦尔纳确实来到了迦勒底。
    “玛修,我们去打狗粮给迦尔纳升级!”
     咕哒破门而出,一把拉起因巨大的响动而愣在原地的少女的手就飞奔而去了。
     显然的,咕哒对于自己常年召不出强力从者的运气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才会对迦尔纳的到来显得如此积极。
     然后,咕哒遇到了一个问题。
     他的材料不够,没办法给迦尔纳进行灵基再临二阶段。
    “抱歉啊迦尔纳,我现在没有材料……”
    “没关系,master,不用那么着急的。”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咕哒还是很卖力地在给自己的从者收集灵基再临的材料,以至于有的时候从训练场回来就直接瘫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睡着了。
     说实话,八连双晶是真的很难获得的材料。
     咕哒几乎是每周三的狂之训练场都有在好好地参加,但问题就在于,他一整天都耗在里面,结果就只拿到两枚晶体。
    “为什么啊,为什么小太阳你要八连双晶作为材料啊……”
     咕哒连做梦都不安分,仿佛满脑子只剩下八连双晶了。
     终于等到赝作的活动开启,咕哒每天兢兢业业地刷手稿,然后去达芬奇亲那里抽奖,捞空了奖池终于攒齐了八连双晶。
    “你看啊,小太阳,我给你刷了那么久的八连双晶,为的就是这一天blablablabla……”咕哒摆好需要的材料,看着站在面前里的白发的lancer自言自语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太多了,因为咕哒除了八连双晶其他材料都多到溢出了,迦尔纳十分顺利地在两天之内达到了灵基再临四阶段,咕哒还嫌不满意又把整个迦勒底里的芙芙(?)全塞给了他。
     看着白发的lancer一点一点将种火全部吸收掉达到满级,咕哒的湖蓝色眼眸里满是跃动的光芒,他激动地扑过去——扑进从者身后的一大团(?)飘扬的披风中。“啊啊,决定了,迦尔纳,你以后就保持二破的形态不变吧,我喜欢这个毛毛。”在柔软的,毛绒绒的披风中咕哒发出满足的喟叹。“好的,master。”他伸出双臂,圈住了自己的少年御主。
    “我们走,迦尔纳!可不要因为对面是娜娜就手下留情哦!”在天竺的活动里,小太阳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呢,有这样一个从者真是太好了。咕哒如是说。
     故事还没有完呢,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也是之后了,但是,就如他所说的一样,只要胸中的激动仍旧存在,那把枪就永远不会败北。
    

肝了大概一个星期终于把小太阳和娜娜子的满破材料肝到手了,高兴!果然活动是最棒的!小太阳是周一的时候满破,娜娜子是今天,俩人的贺文估计就在这两天可以放出来,咸鱼master的日常也会恢复更新吧……额,划了几个星期的水就是肝活动去了,非常对不起大家!